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发表于 2014-9-8 15:10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查看高清图片,结识更多驴友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1.jpg

' E6 x$ e/ S8 h$ b" S8 k$ Z
暂且把沙漠视为一个成熟男人,他有着野性之美。
' Z  _: _& a$ D

* i  Y( Y0 }. v

7 Q7 ?! x. h0 s/ d) O+ `# s       我去了大西北。出租车司机师傅说:为什么叫大西北?因为地广人稀。我隔着墨镜望着窗外,在北京晚高峰的时段在大西北的公路上飞驰,湛蓝的天上云彩也跟不上了,这真是享受,还有种暗爽。
7 j/ c; F' o" b8 M0 c       从北京参加完姐姐婚礼,匆匆卸了妆就想连夜赶到银川,结果到了目的地已是阳光明媚。空气好得没话说,阳光也充足得过分,我与小珩裹成粽子去吃了旅行的第一顿早餐:烩小吃加烤羊排。一想到羊排油滋滋地咬在嘴里的感觉和小吃的酸爽,我就禁不住想偷辆摩托车再走一遭。& ^- @2 i: g) u  w6 L$ v* @8 t* R0 [
       要去沙湖得坐中巴车,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把我俩瞌睡的小脑袋晃得乱扭。
( D* m. B. m% J0 s+ E, S
2.jpg
. f5 Y3 A- E' U5 @& [* Z0 B- W
骆驼扭着屁股撅着小嘴,我晃着腰扭着小脑袋,我们亲密无间。
$ b. ~) _- T, }6 K' d9 e

, i2 `8 _, ]" _$ O* Z& Z
% n: c* g. U' V1 ?$ h) Z, y6 l
       下了骆驼,我对它说谢谢,它可能觉得我傻,仰着头根本不瞥我。我还是习惯说谢谢,无论是市区打车,还是草原骑马,或者是在细沙中麻烦骆驼大人载着我走一段小路,我都是要由衷的感谢。至于为什么,我也想不出那些所谓尊重的话语,但我想谁也不想对谁俯首帖耳,心甘情愿受累的。2 O( j, D& |3 c/ F8 c4 ?! {1 e
3.jpg
9 w+ v9 Q7 e) h3 {& f  y0 c# c+ d
湖水围绕着沙丘缠绵,沙湖得名于此。一半古朴黄沙一半浪漫湖水。
1 C9 h+ f* m  F, C) U0 k; V

6 l0 M9 t) I3 E6 G4 J

: I; D5 h! P1 N4 ^       从没想过征服高山,征服大海,征服天空,征服沙漠,也从未想过征服过自己。当我醒着,我便吃鱼吃肉吃蔬菜,喝水喝汤喝苦药。当我勇敢的抚摸一个人的脸庞,发现温暖与胡渣是并存的,我欣喜中略带着沮丧;当我睡下,我变成丹顶鹤,变成乌鸦,变成明星,变成爱人的爱人,我沮丧中也小有惊喜。6 t0 O- ]/ U4 a
4.jpg

0 j) d$ Q+ m6 z6 i: A9 ?3 H/ u
紧攥着的是命运,撒开的是幸福。流沙的人们,流沙的心。
3 g7 M; K- \0 b& H
" L" z6 f0 \8 L! ?
2 ?4 ^  ^8 R& a; {8 ^
       人生如戏,每个人都是好演员。到了西部影视城,我才深深体会这句话,不走出去,你以为眼前就是世界。
" d0 ]9 t  C& v% R0 S( g/ d
5.jpg
& G6 c/ O# d' B) L& C
身为一个不是坏人的好人,我欲挣开铁链枷锁解救自己,释放灵魂。

. P( ^+ a% s# W* h9 Y
9 J; o+ l! m, j8 v; X9 n! \
! e8 ?- F( L0 `+ @( ~) U. i" A
      走在一条条布景的街道,看着一个个似曾相识的小摊,也许到了下个世纪,下个几百年,王府井,南锣鼓巷,酒吧一条街也许会是另一个影视城了吧。时代变换是科技的不断发展,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化我还是不懂,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容易还是一个说分开即东西的两个人更快一些。
1 X, U+ o/ C4 H- K1 ^. R
6.jpg
% f4 A) P6 F5 R% W
时间不给任何人一次悔过的机会,逃学也是。我逃了,一去再不复返

/ R! N1 w! E- {+ ]# J
& @, X% q) g1 X+ T
. R) V" e2 ]3 a! v0 J' e1 n
   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0 S# ^: i+ P" ~( B: S% a2 C
7.jpg

7 S% q6 x5 v; x" U+ g0 N4 ?5 `
坐飞机大口喘气,会不会吓跑穿白纱的新娘,你看那云跑得多快呀
. T9 ]% ]  P; }
% q" v! i( j9 s- C: i2 l% _
, K" D8 f! t  d# \8 |+ F% F& f
      每次旅行的开始像打开一本新书,前两页翻过去,精彩便会娓娓道来。旅行更胜一筹的是在路程中就能体会美好,银川飞往嘉峪关的飞机带我们穿越了沙漠,小珩一直问:这么多黑点是什么。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眯着眼使劲往下看,努力看破云层看透沙子看看即将到达的城市。/ E" h! \$ ]# l( H- `6 G
8.jpg
: {$ [2 M! l5 [9 W* t
嘉峪关给我带了很多礼物,比如阳光,流水,啤酒还有歌声和情谊。
- }* P3 A( E$ z; E( r
1 E: m& X6 B/ e; O' @

5 }: j5 v* l; D* m, C& d" ^4 c      嘉峪关不大,一到酒店就迫不及待的出去觅食,吃了烤串喝了杏皮水调戏了服务员小姑娘,带着半分倦意进了嘉峪关11 livehouse 不吵不闹的喝着啤酒叼着烟看他们聊天,听他们说话。我其实不在摇滚圈里,听着几首翻来覆去的民谣曲子,没有了家里的门禁,没有电话,了无牵挂,我像是真正的回到了家,末了,心想明天还要来。
, E" e% @% x1 u3 ~5 D% Y) f
9.jpg
2 _. H9 ]% b+ o- @8 P' }  o' o, K
每走一步离天空进一步,那是一种不能言语的情感和激情,还有心跳

  Z8 {9 C) M3 k: b: Y; X. h9 C! c/ O, ]7 F

" j1 ]% o+ l0 L* Q5 Z" k& C
10.jpg

  C9 Q2 Y$ t! L* g% i% B0 W
我没有多余的情感留驻在长城,却是它将我紧紧拥在怀里,仰望天空
: ~8 d. `; [" U* s/ g8 U# h8 R( f9 j

- J1 [+ C( p2 M% x( D

# P/ r$ B) a3 g* K       马上望祁连,奇峰高插天。西走接嘉峪,凝素无青云。未见祁连山,倒是看到了祁连山的雪水,站在天下第一墩屏障后的峡谷上往下望,水声浩大,那水青绿的透亮真想让人尝一尝,必定甘甜可口。
) t9 G) ]/ F$ p& c6 X' n
11.jpg

& v9 {; i8 l. S3 V7 F9 G
愿你流到天边,迎接晚霞;愿你冲刷心灵,使之平安祥和。
: u6 K+ Q/ D8 B2 j, l' b

! {* ^+ a' j* V# ]% w
  u! L1 j0 k* {3 q4 L! n3 B* \
   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. j* d$ `8 Q: X: Q& [( u! t8 Z
       没有过多的语言与嘉峪关新识的友人告别,只是迈着酒步走出去,走出了嘉峪关,走到了下一站:敦煌。& \0 m& ]. J/ J! W) c  y  r4 p/ A
12.jpg

+ H$ ?0 R9 x5 X' m$ l5 H" w
且不说莫高窟笔画的神奇,就连这些天然颜料都是这般迷人动感。
( p$ o# m5 t* T" D$ ~5 O( ^, K9 ]
4 ^: m1 g. u. F9 k4 {
5 D" U4 B, o) j) P4 k! i
       我录下了讲解美女的音频,她的声音委婉诱人,每进一个洞窟就小心翼翼的把手电照向壁画,曼妙的讲述,轻声细语生怕惊醒了歌者和舞者,还有保佑福泽万年的释迦牟尼。我脑中空空,壁画故事环绕耳边,在这黑色笼罩下的绚烂洞窟里,仿佛几千年前的画匠就伏在安静墙上作画,脑海里灯火辉煌,歌舞升平。; b4 N/ R) G* s
13.jpg
- q2 o& }& N4 s8 s: D1 Q+ q7 h
鸣沙山便是一个成功的成熟男人。拥抱是疼痛的,感情是炙热的。

- L) ~6 }% P3 s: ~* d
/ _% ]" s9 [+ C  Y0 G; h
3 v' f2 {$ n0 k& m; E
       莫高窟回来之后小珩找了一个离鸣沙山月牙泉附近的农家院,宿在那里的当晚,与老板娘畅谈,老板娘说原来来过一群北京的老头,自驾去西藏的,身体健康,活泼风趣;还有一个北京的小姑娘,可惜了她赶上的沙尘暴;我现在还记得她的口头语是:可以说。她看我们的眼神是怜惜的,给我们削苹果吃,买花生和梅肉,她认真地疼爱着每一个过客。  p0 X$ T# k6 t# T  q
14.jpg
  j/ D4 M- u. O6 N
有风来,你就眯起眼睛任凭沙子打在脸上,享受自然给予的疼痛。
) e, K: A1 |# U; o" M! s

$ q! p9 J9 L; b, b5 [, L( b# g
) V+ S- x+ @4 D/ k% m
       鸣沙山的沙子每一颗都很认真,它们细微,独立又团结,柔中带刚,风一来集体顺着沙坡拼命得爬拼命的飞扬,有很多还未来得及落地就摔在我的胳膊上,脸上,头发里和钻空子进了内衣里。就像一个成熟男人的亲吻,唇齿间的柔情带着胡渣一并给了你。: L2 }" Y# `$ f
   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( g3 U: d5 j: n       于是,我告别了小珩独自上了路,张掖。8 r4 ~( ]; \4 I- p8 c: R6 x6 M0 P  \
15.jpg
# M* \/ W3 z) Z; U& k/ y8 m
七彩丹霞让我任性的走了十几里路,赏够了她的壮美和神奇。

: l: O9 V0 V' {8 D  L& y  e9 x) N& A
4 m: w' Q, H- `2 h
       旅行的意义分多种,我喜爱的是风土人情,晚上七点到了住处,饿得前胸贴后背,紧着叫老板娘做了一碗炒炮和一盘青菜,囫囵吞下,犹如得天下。边吃边喝老板有一搭无一搭的说话,老板聊到尽兴之处连嘴里的羊蹄儿都掉地上了。我上了老板家的房顶,楼下那个说过话的青年叫我下去聊天,我隔着晾衣绳看着远方张掖的七彩秘密,心里小鹿乱撞。
* J! Y, E' ^* L. a  i# b$ D2 R. A; V      我爱上了。
% P( I( h" u% t( Z      清晨的丹霞宁静,清凉,日出微黄。我抛弃了班车,独自前行,路过了”红黄绿青蓝“山,又碰上了”绿蓝青黄红“山,我挖了土,重新围好头巾开始唱歌,唱你到底爱不爱我,唱一直往南方开,唱夜空中最亮的星,唱像鹰一样......我拽着自己疯跑,跳跃,大喊,哭泣,我踏在彩色的石阶上,想我下一顿吃什么,想我什么时候来大姨妈,想很多。, O) G; `+ r5 C- w$ C0 P
16.jpg
1 s- O* A# l/ E6 Y/ ~- U  d, I
外国友人拍下了我与骆驼队一并前行,我骚扰着牵骆驼人。
7 {% v( W) X8 O4 g
17.jpg

9 L+ |: p8 T# T  |4 p2 }7 x/ U' @
我忘记了那一刻
: M/ l+ U; w3 X1 w* q1 J, C% t

4 [+ @  A8 D; P% h% W& C

+ \9 \5 O: d/ Z# V9 d& n: V
18.jpg
4 M3 t2 n# F. `: ~
我掀起了大地的皮肤,她繁育了我繁育了你繁育了未来。

7 p  c- b' F; u" Y5 l" q
8 Y5 g( a2 K' \; P9 l$ M

3 a" U) I2 `- C/ D2 {% W) {
19.jpg
9 }4 m" o1 R" o' C4 S+ i1 V& y' z
       后来我去了兰州,书翻到了最后一页,就放慢了脚步。在兰州吃了拉面,盘旋着上了白塔山,山上陡峭多水,我得等喷水口转到树上才能快速跑过去。转到无人处,我也学着鸟儿唱歌给朋友听。白塔山犹如森林般树木郁葱,像在探险,像是生活。; O( B5 J0 w. c" g4 n
20.jpg

4 n( V7 ]! n  Z* r) _+ Y
我居然从北京来到了这里,而现在我就要回去了......
/ {5 D; |/ B& g& e# N% B) a
* v, A' ]. N5 A1 c$ _8 S
  G/ b% a0 q. A
       我对大西北的印象在我临走那天已然记不得了,可能太专注沉浸,忘记了要记忆。而我现在回忆起,丹霞,拉面,白云,手抓羊肉,沙漠,仿佛成了最根深蒂固的记忆,依旧模糊不清。我在嘉峪关峡谷捡了一颗石头,摸着它,闭上眼,就能回到那里......: |. Y# |6 K: \1 y0 M
       旅行本身对我而言毫无意义,但却是我永远花不完的财富。7 |5 |6 f. |0 `& l! C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芜湖户外旅行网 ( 皖ICP备14013844号-1  

GMT+8, 2020-4-9 16:17 , Processed in 0.657552 second(s), 18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